叶不羞

其实我开不动车纯粹是因为安迷修

啊啊啊啊啊啊

月光渺渺:

01.


  “安迷修,”雷狮跨坐在安迷修的怀里,“喂,我们都同居这么久了,不做点什么吗?”


  “做什么?”安迷修一脸茫然的看着雷狮。


  “坦、诚、相、见。”雷狮靠在安迷修的肩上朝着耳朵低语。


  “嗯。”安迷修把雷狮抱进了卧室。


  然后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玩具马。


  “很抱歉一直瞒着你。”


  “......安迷修你滚。”


02.


  “安迷修。”雷狮推开浴室的门。


  “喔喔喔!雷狮你干什么。”安迷修吓了一跳。


  “一起洗。”


  说着雷狮就坐进了浴缸。故意靠在安迷修的怀里。


  他感觉有什么硬硬的东西顶到他了。


  “安迷修,”雷狮扭过头对安迷修笑着说,”你....“


  安迷修一脸的窘迫,雷狮也能理解。


  ”那个,雷狮...你坐到我的小黄鸭了。“


  ”......你给我滚。“


03.


  ”喂!安迷修!“雷狮喝得醉醺醺地拉住安迷修的领带。


  ”雷狮你喝醉了。“安迷修想把雷狮扶回家。


  雷狮直接拉过安迷修的头,吻了上去。


  两根舌头在那里纠缠,雷狮撬开安迷修的牙关,把安迷修摁倒地上,坐在他的跨上,不断夺取对方口中的空气,缠绵许久,才分开。


  “安迷修,”雷狮面色潮红地看着安迷修,“你想说点什么吗?”


  “你刚刚是不是喝了RIO?”


  “......滚。”


*RIO没有给我广告费【当然了RIO的人要是为我的无偿广告感到亏欠请私信我】


*现在相信我开不动车不是我而是安迷修的原因了吧!

小澜澜澜澜澜。:

晚安喵√

虽然依然慢得要死但这真的是我肝得最快的一次了。

妈啊啊啊啊啊啊

時雨不沢:

试衣间


P站无水印:



个人觉得,越是荷尔蒙爆表的男性,带上一点女性化的东西、再拿绳子一绑,就越是叫人忍不住(X